榆林迎来,榆林经济要扭转颓势

 企业管理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1-25 20:07

图片 1

榆林装修公司获悉,榆林北元化工有望上市,榆林经济任然大有作为!

新华社西安12月13日电“去产能”调控让陕西榆林市减少了4000多万吨煤炭产能,却给这座“能源城”带来了一个“暖冬”。记者近日在榆林采访发现,随着煤炭价格持续回升,运煤车在通往山西的高速路上排起了长队,来往榆林的航班人流再次激增,一度低迷的餐饮开始火爆。煤价回暖让榆林人提升了信心,一度紧锁的愁眉开始舒展了。

面对今年8月即将到来的动力煤价格调整,业内*认为,主要煤炭企业再度上调煤应无悬念。作为市场风向标的环渤海动力煤价在7月20日*新一期报收于421元/吨。业内判断,短期来看煤企将对煤价持续恢复性上调,预计年底回归到450元/吨附近。 与业内*判断相符合的是,现在陕北、山西等地的煤炭企业纷纷开足马力生产,大小煤矿均投产并且少有库存。随着煤炭价格和销售量的双升,是否意味着新一轮的能源经济又将起航?在“十三五”期间,西北的能源经济又将向何方发展? 大小煤矿齐开工 煤炭价格逐步回调 2010年,陕北人李军在煤炭重镇神木县开了一家饭店,他说,门前的拉煤车一辆一辆排成长队,各类生意都很红火。眼看着路边的车一天天变少,到了2012年,拉煤车一辆也没有了。 2011年,陕北榆林、延安两市分别以15%、11%的经济增速取得“十二五”开门红,2012年以来随着能源价格下滑,以煤和石油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陕北两市经济一路下滑。陕西省发布的2015年全省各市区统计公报显示,陕北榆林、延安两市增速分别是4.3%、1.7%,不仅低于全国6.9%的经济增速,也低于全省8%的增速。 到了2016年的春天,随着拉煤车一天天多起来,李军又在老地方开起了饭馆。他说,现在大小煤矿都有生意,只要有煤就有人要,所以饭馆也不愁生意了。 目前全国煤炭现货价格已回调至去年同期水平,与2006年水平大体相当。 “大小煤矿都在开挖,有证无证的煤矿都在挖。”当地人老梁告诉记者,现在很多的无证小煤矿一天也有几百上千吨的产量,煤炭交易供需两旺。 陕西煤业(5.58-0.71%,买入)预告2016年上半年经营业绩将实现扭亏为盈,实现净利润为1.5亿元到2.8亿元。来自西北的靖远煤电(3.78-1.05%,买入)2016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7620万元。 整个煤炭行业正在逐步恢复元气。行业龙头的中国神华(14.95+0.40%,买入)发布的上半年业绩快报显示,中国神华营收高达787.23亿元,净利润为98.28亿元,同比下降18.6%. “比起去年的亏损,今年上半年出现盈利、下半年持续盈利应该成为定局。”某煤炭上市公司一位高管认为。业内有*认为,从长期来看,当前煤炭市场仍处于行业低谷震荡阶段,随着供给侧改革逐步深入,到“十三五”中期将迎来新一轮复苏。 那么,煤炭价格会再来一轮飞速增长吗?曾经的陕北奇迹还会再现吗?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此前在谈到煤炭价格时称,“我们通过减量化生产和治理违法违规项目,控制了约10亿吨的产能,可以根据市场需求变化有序释放,对此我们已有预案。煤价也无需过度、过快上涨。需求并没有增加,上涨过多,缺少支撑也不可持续。” 摆脱资源魔咒 精细化工成为重头戏 陕西发改委副主任刘迎军近期透露,今年陕西三大板块经济差异大。陕南经济上半年快速增长9.5%左右,关中地区增长7.5%左右,但是陕北地区预计仅增1.8%左右,其中榆林、延安分别增长2.2%和1%. 延安财政收入80%靠油,榆林财政收入70%靠煤,两市经济因能源供需旺盛而起飞,因能源供需衰落而下滑。如何摆脱资源魔咒?这对进入新一轮能源经济周期的当地政府和西北能源企业来说,都是当务之急。 多年前,陕西省提出产业转型的“三个转化”即:煤向电力转化、煤电向载能工业品转化、煤油气盐向化工产品转化。沿着这一思路,陕西省开始积极引进并布局能源化工高端化项目。 2015年3月,被誉为“改变陕西能源面貌”的神华榆林循环经济煤炭综合利用项目终获核准并开工建设。神华集团负责人表示,2016年计划在陕生产煤炭10750万吨,发电320亿度,生产精甲醇126万吨,生产聚烯烃55万吨。 2015年,未来能源百万吨级煤制油示范项目一次投料试车成功,产出符合欧V标准的优质油品。与之同样一次试车成功的还有延长石油榆炼重整改造项目。此外,神华陕西甲醇下游加工项目、延长安源焦油加氢一期50万吨项目、煤油共炼项目、15万吨合成气制油项目,陕煤府谷50万吨焦油加氢等工业化示范项目也相继建成投产。 如此多重大项目的开工、投产,加快了陕西省追赶超越的步伐。去年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526亿元,新增电力装机240万千瓦。 与此同时,在化工产品中煤化工产品逐步占据主导地位,煤制烯烃及其他化学品产量逐年增加。截至2015年底,陕北能源基地已建成煤制聚烯烃产能240万吨/年、煤制油产能210万吨/年,为基地大发展奠定了发展基础。 *建言,陕北能源经济的发展,要抓好“一体两翼一支撑”建设。对于能源化工产业这个“主体”,要升级、要深加工,要发展精细化工,关键是要有终端产品,要实现能化产业和金融的结合,建设能源金融市场,实现现货和期货交易,在榆林打造一个全国煤炭交易分所,同时也要重视新能源发展。

■文〡 张莹

曾经号称“中国科威特”的榆林,用“陨落”来形容其现状,丝毫不觉得生分。这座与鄂尔多斯齐名的塞外名城,一度是能源财富的象征,而今却成为麻烦的代言。统计数据上——GDP增速被腰斩,固定投资的增速亦为负的双位数,民间资金流传进入滞胀阶段……现实语境中——民间借贷链条崩裂、煤矿老板难以为继、追债要债成为生活常态、卖车卖房子抵债不断、人情味愈发淡薄……跌跌不休的经济数据,接连不断的借贷纠纷。对这座城市的主政者而言,确实很麻烦。即便如此,榆林亦有望破除上市公司的“零魔咒”。这座号称中国科威特的能源城市,诞生了陕西八成的煤老板,却孕育不出一家上市公司。

作为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,陕北榆林煤、气、油、盐资源富集,是国家“西煤东运”“西气东输”“西电东送”的重要源头,去年全市原煤产量3.6亿吨,接近全国总产量的10%。

图片 2

榆林装修公司的投行朋友总结了榆林没有上市公司的原因:财务制度不规范,税收方面更不规范,老板们一听上市要补税,纷纷扭头就走。环境决定认识,认识决定眼界和出路。榆林的商业环境还是原始阶段,老板们也都处于野蛮生长状态,更谈不上企业家精神、情怀、眼界问题,他们对资本市场完全是没有热情的,觉得上市有那么多的约束,还要受监管,不如挖煤来钱快!煤炭行业哀鸿一片的时候,这家预备IPO的公司实现利润连年增长,可谓是逆周期发展。榆林装修公司专家觉得,榆林的这家IPO公司身上,其实代表的是陕北经济未来的动力和方向!

煤炭带给榆林人信心和骄傲,也使全市经济患上了“煤主沉浮”的“赖煤症”。自2013年煤价下滑开始,这座“能源城”经历了经济指标大跳水的低迷和阵痛。“由于价格低迷,全市三分之一的煤矿亏损,许多在建项目停工延期,2015年固定资产投资下降18.8%。”榆林市发改委主任郭培才说。

曾经号称“中国科威特”的榆林,用“陨落”来形容其现状,丝毫不觉得生分。

榆林经济有多差:GDP增速被腰斩,固投增速-15.9%? 榆林装修公司先带你分析一下榆林目前的经济状况。6年前的2010年,煤炭“黄金十年”末期,煤炭行业对榆林财政总收入贡献达40%以上,这使榆林经济总量占陕西份额超20%,仅次于西安。彼时,榆林GDP增速达18.3%,高得有点吓人!而自2011年开始,煤价开始“跳水”,榆林GDP增速也逐年下滑。 榆林装修公司获悉,到了2015年榆林GDP增速仅为4.3%,而当年陕西GDP增速为8%。也就是说,前几年经济增速在陕西一枝独秀的榆林,现在成了“后进生”。原因简单、直接、粗暴——这6年来的煤炭价格,也拦腰折半,依煤而重的榆林经济自然好不到哪里去。此外,另一个重要的经济指标——固投的增长速度也在放缓。 榆林装修公司专家梳理了6年以来榆林市固定投资额,从2010年至2013年固投增长速度,从30%左右降至3.2%。更令人咋舌的是,2014、2015两年,榆林市固定投资持续下滑,2015年固定投资额降至2011年的水平,增长率也下至-15.9%。图片 3

国家实施的煤炭行业“去产能”宏观调控,榆林市也是重点。榆林市能源局总工程师王怀贤说,到去年底,全市264处煤矿共有5.07亿吨的产能,在落实276个工作日生产制度中,共核减了煤炭产能4044万吨/年。同时,榆林市还计划关闭26处煤矿,今年关闭的4处煤矿产能有413万吨。目前全市煤炭产量基本得到控制,前10个月生产原煤2.9亿吨,累计增速-2.75%。

这座与鄂尔多斯齐名的塞外名城,一度是能源财富的象征,而今却成为麻烦的代言。

个标志性事件是全球最大煤化工单体项目——神华陶氏综合煤化工项目,2005年动议,直至去年终获审批,至今尚未听到任何动工开建的消息。陶氏化学已悄然退出,项目也被更名。虽然今年以来煤价有所回升,但粉巷君走访榆林发现:民间借贷暴露出来的三角债、资金链断裂问题重创了榆林的经济与个人之间的信用,而且这比煤价更难以恢复——要说榆林经济全面回暖,还为时尚早。

产能下去了,价格上来了,榆林很快尝到了“去产能”的甜头。11月份榆林市原煤平均价格每吨441元,而在年初原煤均价每吨不足200元。榆树湾煤矿负责人刑福胜介绍,现在煤炭“车板价”每吨570元,而且是“钱到付货”,每天有四五百辆车等着拉煤。“榆树湾煤矿今年产量预计减少80万吨,但利润预计10亿元,是去年的2倍多。”

统计数据上——GDP增速被腰斩,固定投资的增速亦为负的双位数,民间资金流传进入滞胀阶段……

有望迎来首家“上市公司”,这家公司启示蛮多

在榆阳区金鸡滩镇,可以看到排着长队的拉煤车。煤车司机石世雄说,途经山西的高速路拉煤车堵车严重,有时候一堵十几公里,成本太高,他现在主要跑西安,每周两趟。

现实语境中——民间借贷链条崩裂、煤矿老板难以为继、追债要债成为生活常态、卖车卖房子抵债不断、人情味愈发淡薄……

图片 4

煤价上涨提振了投资信心。郭培才介绍,今年前9个月全市新开工265个项目,已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172亿元,同比增长8.5%,扭转了连续31个月下降的被动局面。王怀贤说:“企业基本都恢复生产,招投标也火热起来,全市二三十家煤矿又恢复建设了。”

跌跌不休的经济数据,接连不断的借贷纠纷。对这座城市的主政者而言,确实很麻烦。

破除榆林上市公司零魔咒的公司,叫做北元化工。其位于陕西的工业重镇——神木县锦界镇。依附附近的煤炭、原盐资源,出产PVC、烧碱、水泥、电石等产品。北元化工总经理史彦勇介绍:“北元化工年产聚氯乙烯约110万吨,占全国PVC年产量的7%。”以125亿总资产,在国内同类企业中排行第三。近年,北元化工的财务状况良好。2015年实现营收65.72亿元,净利润2.13亿元,预计2016年净利将维持在3.5亿元至3.8亿元之间。据榆林装修公司代表了解,PVC的需求地主要在南方,位于陕北的北元化工看似不占优势,凭什么北元化工能持续盈利?首次,原料区位上有优势明显。董事长刘国强称:“从我们办公楼会议室下挖30米,就可以挖到盐。”得天独厚的原材料优势降低运输了成本,保证了盈利空间。多数煤企都在亏损线上挣扎,都喊着“勒紧裤腰带”过日子。单靠运输成本优势就想顺利上市,未免太容易了。据榆林装修公司所知,北元化工热电为化工和水泥提供电力、蒸汽,电石和烧碱产生的气体则用来生产PVC;生产PVC的废渣、粉煤灰又被用来生产水泥,在整个生产过程没废弃物排出,这就是陕北近年来一直倡导的“吃干榨净”模式——既保护环境,又有效降低成本。而北元化工一旦上市,将终结榆林没有上市公司的历史,这是更大的意义所在。图片 5北元化工的案例一定程度上说明,在煤炭精细化利用、产业链延伸上,榆林、乃至陕北仍然大有可为。对此,西安石油大学教授、陕西省区域经济研究专家曾昭宁对此也深有体会。他认为,低附加值的煤炭已深陷产能过剩的“泥沼”,而发展煤炭深加工,精益生产,转型生产市场上供不应求的产品成为榆林乃至陕北经济的必然选择。

“经济回暖让企业和群众看到了希望,重新激活了投资和消费。”陕西榆林能源集团副总经理李自新说。多年来在榆林开餐馆的昌盛饭店女老板苏金玲感慨:“现在路挤了,车多了,煤老板心情好了,消费起来了,饭店生意也好了。”

即便如此,榆林亦有望破除上市公司的“零魔咒”。


“只要煤价继续维持在目前的合理水平,榆林民间借贷难题很快就能迎刃而解。”榆林市市长尉俊东介绍,煤矿效益好转后,榆林市正在谋划今年底要求煤矿给大小股东分红,进一步激发社会预期,化解民间借贷难题。

这座号称中国科威特的能源城市,诞生了陕西八成的煤老板,却孕育不出一家上市公司。

手机扫一扫装修无烦恼——榆林装一网yulin.zhuangyi.com(微信号:ylzyw0912)。关注微信公众号每天都可以获取更多的装修知识、行业资讯、榆林装修案例、更多榆林家装公司、榆林装饰公司、榆林装修公司、榆林家具建材等你来挑,装一网-互联网装修资源整合平台。

粉巷君(微信号:nbdfxcj)的投行朋友总结了榆林没有上市公司的原因:

打开微信,扫描二维码,关注“ylzyw0912”,获取更多装修资讯。

财务制度不规范(不健全),税收方面更不规范,老板们一听上市要补税,纷纷扭头就走。

环境决定认识,认识决定眼界和出路。榆林的商业环境还是原始阶段,老板们也都处于野蛮生长状态,更谈不上企业家精神、情怀、眼界问题,他们对资本市场完全是没有热情的,觉得上市有那么多的约束,还要受监管,不如挖煤来钱快!

图片 6

煤炭行业哀鸿一片的时候,这家预备IPO的公司实现利润连年增长,可谓是逆周期发展。粉巷君觉得,榆林的这家IPO公司身上,其实代表的是陕北经济未来的动力和方向!

图片 7

榆林经济有多差:GDP增速被腰斩,固投增速-15.9%?

图片 8

粉巷君先带你分析一下榆林目前的经济状况。

6年前的2010年,煤炭“黄金十年”末期,煤炭行业对榆林财政总收入贡献达40%以上,这使榆林经济总量占陕西份额超20%,仅次于西安。彼时,榆林GDP增速达18.3%,高得有点吓人!

而自2011年开始,煤价开始“跳水”,榆林GDP增速也逐年下滑。

粉巷君(微信号:nbdfxcj)获悉,到了2015年榆林GDP增速仅为4.3%,而当年陕西GDP增速为8%。也就是说,前几年经济增速在陕西一枝独秀的榆林,现在成了“后进生”。

原因简单、直接、粗暴——这6年来的煤炭价格,也拦腰折半,依煤而重的榆林经济自然好不到哪里去。

此外,另一个重要的经济指标——固投的增长速度也在放缓。

粉巷君梳理了6年以来榆林市固定投资额,从2010年至2013年固投增长速度,从30%左右降至3.2%。

更令人咋舌的是,2014、2015两年,榆林市固定投资持续下滑,2015年固定投资额降至2011年的水平,增长率也下降至-15.9%。

图片 9

一个标志性事件是全球最大煤化工单体项目——神华陶氏综合煤化工项目,2005年动议,直至去年终获审批,至今尚未听到任何动工开建的消息。陶氏化学已悄然退出,项目也被更名。

虽然今年以来煤价有所回升,但粉巷君走访榆林发现:民间借贷暴露出来的三角债、资金链断裂问题重创了榆林的经济与个人之间的信用,而且这比煤价更难以恢复——要说榆林经济全面回暖,还为时尚早。

图片 10

**有望迎来首家“上市公司”,这家公司启示蛮多**

**图片 11**

破除榆林上市公司零魔咒的公司,叫做北元化工。

其位于陕西的工业重镇——神木县锦界镇。依附附近的煤炭、原盐资源,出产PVC、烧碱、水泥、电石等产品。

北元化工总经理史彦勇介绍:“北元化工年产聚氯乙烯约110万吨,占全国PVC年产量的7%。”以125亿总资产,在国内同类企业中排行第三。近年,北元化工的财务状况良好。2015年实现营收65.72亿元,净利润2.13亿元,预计2016年净利将维持在3.5亿元至3.8亿元之间。

据粉巷君(微信号:nbdfxcj)了解,PVC的需求地主要在南方,位于陕北的北元化工看似不占优势,凭什么北元化工能持续盈利?

首次,原料区位上有优势明显。董事长刘国强称:“从我们办公楼会议室下挖30米,就可以挖到盐。”得天独厚的原材料优势降低运输了成本,保证了盈利空间。

多数煤企都在亏损线上挣扎,都喊着“勒紧裤腰带”过日子。单靠运输成本优势就想顺利上市,未免太容易了。

据粉巷君所知,北元化工热电为化工和水泥提供电力、蒸汽,电石和烧碱产生的气体则用来生产PVC;生产PVC的废渣、粉煤灰又被用来生产水泥,在整个生产过程没废弃物排出,这就是陕北近年来一直倡导的“吃干榨净”模式——既保护环境,又有效降低成本。

而北元华工一旦上市,将终结榆林没有上市公司的历史,这是更大的意义所在。

**粗放型增长模式 VS 精细化增长的论战**

**图片 12**

多年前,神木煤老板曾有一番看似不着边际的论调:“企业不用细管,煤挖出来,装上车皮收钱就行,而火车就在矿井口。”这在煤炭“黄金十年”也许并不是谬论,煤炭的暴利足以掩盖粗犷生产挥霍的成本。

但当煤炭价格暴跌时,情形完全不一样了。

近年来,粉巷君也听闻,榆林煤炭企业哀鸿一片。而反观北元化工等企业,其采用混合所有制,国企与民营老板一同管理,少了国企的拖沓铺张,多了民企的灵活节约;少了民企的短视,多了国企的有序。此外在国企资源配置优势及吸引人才方面也有优势。

粉巷君深有体会:煤炭市场景气时,类似北元化工这样的企业并不突出。眼下煤炭市场的回暖没有明显迹象,北元化工这类企业的优势就凸显出来了。

多年以来,榆林地方政府更青睐“短、平、快 ” 的投资方式,希望刀下见菜,任期内企业效益就能体现出来,但经过煤炭价格的这一轮“血洗”,原有粗犷式企业模式带来的教训已经足够大了。

北元化工的案例一定程度上说明,在煤炭精细化利用、产业链延伸上,榆林、乃至陕北仍然大有可为。

对此,西安石油大学教授、陕西省区域经济研究专家曾昭宁对此也深有体会。他认为,低附加值的煤炭已深陷产能过剩的“泥沼”,而发展煤炭深加工,精益生产,转型生产市场上供不应求的产品成为榆林乃至陕北经济的必然选择。

图片 13

图片 14